无边的奇迹源自简单规则的无限重复。

——分形之父 Benoit B. Mandelbrot

一、大自然中美的简单法则

1967年,美籍法国数学家伯努瓦.曼德尔布罗(Benoit Mandelbrot)在美国权威的《科学》杂志上发表了题为《英国的海岸线有多长?》的著名论文,说明海岸线在形貌上是自相似的,也就是站在海岸边和高空俯瞰整个海岸线看到的形状具有相似性。

这并不仅仅是一种巧合,曼德尔布罗把这种局部与整体以某种方式相似的形体称为分形,分形是自然之美的核心奥秘,大自然不断使用这种巧妙而简单的迭代法则,造就了许多看上去极为复杂优美的形状。

分形艺术之美
分形艺术之美

例如:弯弯曲曲的海岸线、起伏不平的山脉,粗糙不堪的断面,漂浮的云朵,九曲回肠的河流,纵横交错的血管,令人眼花缭乱的满天繁星、布朗粒子运动的轨迹、树冠、西兰花、大脑皮层、细胞基因、心脏的跳动、闪电的小细弧、股票的起落等等许多现象都具有统一的规则。

直观而粗略地说,这些背后都是分形。

二、引入分形作为创新的一种方法论

分形所呈现的无穷玄机和美感引发人们去探索。

即使不懂得其中深奥的数学哲理,也为之感动。分形使人们觉悟到科学与艺术的融合,数学与艺术审美上的统一,分形几何不仅展示了数学之美,也揭示了世界的本质,改变了人们理解自然奥秘的方式,对它的研究也极大地拓展了人类的认知疆域。

其中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分形对创新的启示

很多企业刚起步时,会找到一个大众的需求点,通过需求点抢占市场,也就有了自己的主营业务,即第一曲线。

然而每条曲线都有一个极限点,如果你什么都不做,那个极限点一定会来。一个企业一旦遭遇极限点,重新恢复增长引擎的可能性几乎为零。

第二曲线

但创新往往也是艰难的,第二曲线在找到破局点之前,那个曲线是下降的。需要投入、冒险、决策等等来促进新业务发展。

所以企业常常面临创新的两难的困境(不创新是等死,创新是找死),过去几十年里,很多企业轰然倒下,你会看到许多企业进入到了多元化业务陷阱里,而不同的多元化业务之间其实没有同构性关系,企业便会陷入增长的魔咒,大多难以逃脱组织熵增。

但分形创新跟多元化业务是不一样的创新方式,它是在第一曲线里有一些微创新、子创新,无数的创新,无数的多样性都是围绕第一曲线本身的创新。

这里以今日头条的分形创新为例。它的创新过程是完全符合分形创新算法的。

今日头条早期出来时,大家都以为它是一个新闻客户端,但张一鸣一再辩解不是新闻客户端。

实际上当时推荐新闻只是一个外因,算法引擎才是它的内核。所以,如果问今日头条的第一曲线是什么,其实不是它的内容,而是它的推荐算法引擎。 

在第一曲线上分形创新,它的分形里有两层甚至三层。

第一层分形,有内容上的分形:社会新闻、政治、体育、娱乐等。

第二层有呈现形式上的分形,有文字、图片、视频等。

此外还有推荐分发方式、渠道上的分形,里面还有两层分形,比如内容里有各种各样的内容等。这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结构,如果不用分形来理解它,很难理解透彻。

其中,在内容上,分形出“懂车帝”、“皮皮虾”等,在呈现形式上分形出火山、抖音等短视频,在分发上也有创新,分发出了悟空问答、头条,原本从机器分发,单是为了更好的分发效率而进入到社交分发,这件事威胁到了腾讯。

分形创新,同构繁衍
分形创新,同构繁衍

然后在分发形式上,并不仅仅是社交分发,甚至还做了商品分发,包括值点、新草都已经做出来了。

字符跳动不断分形,企业的边界因此得以无限扩展。

那么,第一曲线如何到第二曲线的?

所谓第二曲线创新,不是放弃主营业务,布局新业务,而是在主营业务中注入创新。而这样做的结果非常之美妙,你越专注反而在一个狭窄的领域里有越多的新业务自然生长出来。

第一步:创新。在第一曲线生发出无数多样性的小S曲线。
第二步:市场选择。这些小S曲线成长为独立的第二曲线。

第二曲线
第二曲线

可以简单归纳为:创新+市场选择=第二曲线

分形创新成功的关键是,所有新业务有一个可迁移的自相似的同构性。也就是要我们提炼业务基因,找出具有同构性的核心要素,正如字符跳动所有产品之间的关联点,就是由其使命铸造的核心能力。

字节跳动的使命是什么?在全世界范围内促进信息的创造和流动。

我们理出三个关键词:信息、创造和流动。流动是它的主航道:分发搜索算法引擎,而信息和创造是它的分形业务,有的是内容上的分形,有的是载体上的分形,从使命中,我们可以看出它的独特同构性的能力在哪里。 

提高信息分发效率是今日头条的使命,而一切能够让分发效率变得更高的内容缝隙,都应该成为今日头条应该覆盖的领域。换句话说,一切需要信息流通的行业都可以被今日头条所改变。

如同商业不断繁衍,分形创新的本质就是就是找同构性的东西,把它延伸下去。

三、分形带给个人的生活美学

随着对分型算法的了解越来越多,我认为它不仅仅是一种创新哲学,而且可以作为一种生活哲学、过程哲学。

以往我们的思维常常是注重结果,而忽略过程,我们认为过程是满足于结果的。

比如,父母看到我每天都很忙,就忧苦地看着我说,你什么时候是个头啊。所以,在他们的心里,要有一个头(结束),他们认为达到某一个状态时,也就完成了。 

而分形哲学告诉我们过程本身就是目的,结果反而不重要了。你知道从哪里开始,但你永远不知道在哪里结束。

分形算法的公式,Z≒z²+C,它的中间是个迭代符号,当我把Z算出一个值出来之后,把它迭代进去又算出一个值出来后,继续迭代进去,往复循环。

这里有两层含义:

第一层:这个数学的计算是无穷无尽的,过程是1,结果已经没那么重要了。

第二层:它中间的机制就在迭代符号上,当我说迭代符号时一定要想,一个个体怎么可能给自己进行迭代呢,就像拽着自己的头发,不能把自己拽起来一样。

但我说,中间有迭代符号时,迭代符号双方有两个生命在迭代才可以,如果你只有自己就不可能迭代。言外之意是两个主体之间那个迭代,我们称其为互指迭代,你必须创造一种能够互指迭代的方式,才能加快自己的迭代速度。

自己拽着自己的头发不能把自己拽离地面,同样,你身处自己的体系内,你是不可能加快自己的迭代速度的。 其次它代表的的是一种过程哲学。

永远在变化的那个哲学,谁的人生和事业是这个味道呢?又回到我的偶像乔布斯。我们可以通过乔布斯重新理解一下什么叫分形哲学

乔布斯另外的一本传记里讲,他深受禅的影响,他的家里长年是极简的摆设,据说他每次做重大决策前,都要独自思考40分钟,然后再去做决策。 

乔布斯与禅
乔布斯与禅

乔布斯说,禅对我的生活影响很深,我甚至想到日本寺庙里去修行。他的精神导师是一个日本禅师,禅师告诉他说,其实你去庙里修行和你在世间修行没什么区别,这一点深深影响了乔布斯。

乔布斯一方面想寻求个人在精神世界的领悟,另一方面,他雄心勃勃,满怀野心,想要打造一款改变世界的产品。禅让他把这两个目标合在一起,做出伟大的产品,成为乔布斯独特的禅修方式。 

随着时间的推移,越来越多的人会像乔布斯一样需要寻求精神层面的解脱或者超脱,你可以把它叫做修行。但对于我们商业人士而言,不可能去庙里修行,那么,在世间如何修行?乔布斯给我们带来一种方式,不得不再次提到“使命”这个词。

当我们讲两个生命在分形互指迭代的时候,我们指的是让你的生命和你的使命来互指迭代。如果你的使命它本身不是一条命,仅仅是为了你服务的某个目标,它怎么可能给你分形迭代呢? 

乔布斯是这样理解的,把你的产品当作一条命,把你的使命当作生活的一条命的时候,你就会有两条命来同频互震,来互指迭代了,这很关键。

你赋予所做的事情主体性,和它是一个对话、迭代的关系,是一个互相促进的关系,那个迭代符号就活了。

让生命服务于使命

乔布斯认为产品是一条命,1997年,乔布斯重返苹果前说了一句话,他说:苹果的产品糟透了,它们没有了灵魂。 这句话如果简单放过去,把它当作一个形容词,那就浅了。

你想想看,会有人用灵魂这个词形容你的产品吗? 所以,他重塑苹果的第一步就是花1亿美元,拍了那个广告片《Think different》,就是为了让苹果重新找回存在的意义,赋予苹果产品以灵魂和意义。 

谁会把Touch(触碰)这个词用在自己的产品上?什么叫touch?回到你的十七八岁那一年,你第一次遇到心仪的那个他(她),小鹿乱撞的那一刻叫touch,而乔布斯居然用最珍贵的情感来描述他的产品。

所以,只有当你的产品和用户心灵之间发生碰撞时,这个产品才叫完成了。 

乔布斯是真的把产品当作生命来看待,在乔布斯之前,前无古人。这就表明他所做的事情本身获得了一个主体性,当他做的事情获得主体性标志就是有了使命。

什么叫使命?使命就是你做的那件事的初心与灵魂。

而绝不是你写在墙上为你服务的标语,使命是你做的事情有了主体性,它的灵魂就是你的使命。

有一段文字我反复看了很多年,对我触动很大:乔布斯展示第二代iMac样机的时候,他看起来就像一个骄傲的父亲,他提醒我们去注意iMac外壳的边缘,解释第一代iMac外壳是由3个塑料模具组合而成的,那个地方有一条细细的窄缝,而新一代iMac的外壳边缘没有接缝。

记者说,我敢保证全世界没有第二个人注意到了这一点,然后下面有一句话:乔布斯侃侃而谈,就像米开朗琪罗描述西斯廷教堂的穹顶绘画一样。

我们可以发现乔布斯做了一件事,他把产品美学这件事推到了人类可能达到的极致,迄今无人超越。 

所以,乔布斯是在做产品还是在做艺术品?

很多年以后,孙正义理解了乔布斯,孙正义说乔布斯就是当代达芬奇。

想象一下,艺术品和产品的区别是什么?艺术品要把你的心血、灵魂等一切倾注上去,带着人的痕迹在里面,本身是有生命力的,这是第一点。你做的事情本身是一条命,这条命和你之间分形、交互、迭代。 

怎么迭代呢?过程比结果更重要。

乔布斯两个分形迭代,他个人的生命和产品的生命互指迭代的过程,特别美。

在禅宗里,生命被比喻成一条奔流不息的河,世界万物每一个个体都处于永恒的变化中。在此之前,我们认为完美有一个标准,大家逼近完美的标准后也就到头了。

但在分形的世界观里,完美本身都是一个过程,永远不能完成,这个观点与乔布斯的个性完全契合,在眼前还有没有做完的半成品,接下来新产品的设想,自动就会出现在他的脑海里,他的工作从来没有完成的那一天,他本人也一直处于永远发展、永远变化的过程。 

这个过程循环往复,不断迭代。企业立于不败之地只有一个办法,在上一代产品达到巅峰之前,下一代产品蓄势待发,准备颠覆自己。

分形迭代的过程,就是永恒地演化自我与发展自我。

分形的世界观,永远在演化过程中
分形的世界观,永远在演化过程中

生命是一种成长的过程,整个过程自然而然,每一步都是上一步的必然结果,这就是分形的人生美学。专注于眼前的事情,下一步美好自然就会涌现。

就像我们一直在寻觅生命的意义(第一曲线);追寻过程中,突然发现了自己的兴趣、关注点、生命的意义所在,于是用余生的精力,全力以赴去追寻,尔后,又不断衍生了更多的美好追求。

我自己常说:万事万物(包括虚与实,从微观到宏观)都是一种生命,一种“类宇宙体”,成长的规律惊人地类似,所以会互融共通,互为启发。又所以说,生命是一种过程的成长;我们在成长中、在过程中获得精神生命的满足。

最后用英国诗威廉·布莱克(William Blake)的著名诗句来结束这篇博文,赞叹大自然分形中具有哲学韵味的美妙。我也喜欢借用这首诗来诠释芒格学院致力于探索智慧、发现美的使命。

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.
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ower.
Hold infiniyt in the palm of your hand.
And etemity in an hour.
一花一世界
一沙一天国
君掌盛无边
刹那含永劫

—— end ——

芒格学院
芒格学院

愿你在探索智慧的路上走得更远~

LEAVE A REPLY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